Oversea | 鸿琪社区 | 加入收藏 
大型GWAS发现新的子宫癌基因
点击:406      添加时间:2017-02-23

一项大型国际合作研究,已经确定了5个新的基因区域,可增加女性患子宫内膜癌的风险。子宫内膜癌是影响女性最常见的癌症之一,已知与疾病相关的基因区域有9个。

  子宫内膜癌影响子宫内壁。在英国女性当中,这是第四大最常诊断的癌症,每年大约诊断出9000个新病例。

  在这项研究中,牛津大学、剑桥大学和澳大利亚QIMR Berghofer医学研究所等处的研究人员,研究了超过7000名子宫内膜癌患者和37000名没有患癌的女性的DNA,以确定影响女性患该疾病风险的基因变异。相关结果发表在5月2日的《Nature Genetics》杂志上。

  剑桥大学公共卫生和初级保健系的Deborah Thompson博士说:“我们的研究结果,使我们对女性子宫内膜癌的遗传原因,有了更为清晰的了解,特别是没有强大癌症家族病史的患者。在这项研究之前,我们只知道4个基因组区域,其中1个常见的基因变异会增加女性的子宫内膜癌的风险。”

  “在这项研究中,我们发现了另外5个基因组区域,总数达到了9个。这一发现,使得已知的危险基因区域增加了两倍,因此,非常有助于我们深入了解子宫内膜癌的遗传因素。有趣的是,我们在这项研究中发现的几个基因区域,已知可导致卵巢癌和前列腺癌等常见癌症的风险。”

  “虽然每个基因变异只会增加大约10%到15%的风险,但是它们的实际价值将在于,研究一名女性遗传到的这种变异的总数,以及其他的风险因素,以识别那些子宫内膜癌患病风险最高的女性,这样她们就可以经常接受检查,并留意疾病的早期征兆和症状。”

  这项研究还探讨了“所确定的基因区域如何可能会增加患癌症的风险”,这些发现对子宫内膜癌患者的未来治疗,有着深远的影响。

  QIMR Berghofer的副教授Amanda Spurdle指出:“当我们对子宫内膜癌的遗传风险因素有一个更全面的认识时,我们就可以找出哪些基因,可能通过新的治疗方法靶定。准确的说,我们可以开始考虑,是否有某种已经批准和使用的药物,可用于靶定这些基因。”

  这项研究是一项大型国际合作研究,涉及来自澳大利亚、英国、德国、比利时、挪威、瑞典、美国和中国的研究人员。这项研究的英国部分,受到了来自英国癌症研究中心的资助支持。

  英国癌症研究中心的科学信息的经理Emma Smith说:“发现影响妇女患子宫内膜癌风险的遗传变异,可以帮助医生确定哪些女性风险更高,她们能够从更密切的疾病迹象监测获得更多益处。”

  “这也可能为‘哪些错误的分子在子宫癌中发挥重要作用’提供线索,从而带来潜在的新疗法。在英国每年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子宫癌症病例是可以预防,保持健康的体重和保持活动状态,是女性降低此类风险的两大方式。”

  2013年,来自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妇女癌症部的研究人员在11月12日的PLOS Medicine杂志上发表了一项最新研究:发现HAND2基因是子宫内膜癌中的一种差异甲基化热点,这个基因的表观遗传学修饰在子宫内膜癌的发展中起着关键的作用(PLoS Medicine:子宫内膜癌最新研究进展)。

  2014年9月,美国德克萨斯大学MD Anderson癌症中心的科学家们,发现了子宫内膜样癌(EEC)的基因突变。这些突变揭示了EEC亚型一种更为致命的版本,以前被认为对治疗的反应良好。通过早期确定这些患者,肿瘤学家就可以尝试更积极的治疗方法,来增加积极预后的可能性(JNCI:与子宫内膜癌侵袭性有关的基因突变)。

2015年4月,来自复旦大学、上海交通大学、美国梅奥诊所、亚利桑那大学等处的研究人员在Nature子刊《Cell Death and Disease》发表一项研究论文。这项研究表明,SPOP蛋白可形成一个功能性CUL3-SPOP-RBX1 E3泛素连接酶复合体,能靶定ERα用于子宫内膜癌细胞中的泛素化和蛋白酶降解。此外,这种作用可通过子宫内膜癌相关的SPOP突变得以抑制。这些研究结果,对于SPOP突变相关的子宫内膜癌通路的分子机制,提供了功能性的见解(复旦大学Nature子刊解析子宫内膜癌)。

来源:生物通

[ 打印本页 ]     [ 关闭窗口 ]